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更新至22集

主演:
钟汉良马天宇孙怡
导演:
刘俊杰
类型:
电视剧 剧情爱情
地区:
内地
年份:
2018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1集
那年,四岁的小女孩姜生和母亲在家等着爸爸姜凉之返乡,在省城当记者的姜凉之和同事程卿接到矿场杨老板的下属北国雄和何满厚的举报,特意来调查矿场的安全问题。结果意外发生了矿难,姜母急匆匆赶到医院,见到了瘫痪的姜凉之,也见到了程卿的儿子凉生。程卿为救姜凉之受重伤,送回省城抢救无效去世。姜凉之为报答程卿,提出收养凉生,从此凉生就是姜家人,是姜生的哥哥。村里人都觉得凉生是姜凉之的私生子,时常到姜家闹事。一日北小武和凉生打架,北妈上门兴师问罪,姜母只能责问姜生,凉生更加心疼过妹妹。姜生带凉生到花田,凉生告诉姜生城里有花店,姜生说长大后想开家花店。岁月飞逝,两人进入青少年时期。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2集
凉生在学校颇受欢迎,不少同学拖姜生转交情书给凉生。天桥下,姜生和北小武撞见未央给凉生整理书包带,误以为未央和凉生关系亲密。而后三人一起吃饭,北小武说要介绍小九给众人认识。风风火火的小九,就这样闯入了魏家坪三人帮的生活。姜生参加学校暖冬社团的活动,去看望敬老院的刘奶奶,刘奶奶本想介绍程天佑给姜生认识,没想到二人却擦身而过。王德辉得知程天佑最近动作频繁,联合公司骨干打算一起辞职,给程天佑一个下马威,程方正得知后先安抚王德辉。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3集
姜生去找程天佑拿回借书证,一口一个大叔地叫着程天佑,让程天佑听了很不舒服。程天佑把学生证给了姜生之后,好心把姜生送回了学校,可姜生却赖着不肯下车,求着程天佑帮她的忙,说谎帮她解决逃寝一个晚上的事情。姜生答应不叫程天佑大叔,程天佑才勉为其难地去帮姜生说这个谎,没想到姜生却在程天佑帮完了忙之后,就直接不管程天佑了。王德辉关注着程天佑的一举一动,正谈论着程天佑在查当年魏家坪的事情之时,程天佑便到了时风集团,直接宣布他以后就是时风集团的代理总裁。程爷爷知道程天佑的举动,生气地打电话骂程天佑,因为程天佑这一闹,会让王德辉把公司半数以上的人都带走。程天佑对于王德辉带走的人一点也不在乎,他认为那些都是跟王德辉思维一致的人,不是时风需要留下的人,而程爷爷所顾及的那些老功臣,他也会直接把他们开除掉。程天佑认为不破不立,必须把跟不上时风节奏的人开除掉,程爷爷已没有回头路,只能支持程天佑,但他希望程天佑念及他们的恩情。北小武继续追求小九,小九一直没有答应北小武,一直劝北小武去找一个,跟他一样的女大学生。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4集
姜生凉生把小九带回了家过暑假,凉生很体贴地为父母做家务,帮姜凉之洗脚,姜生看到之后忍不住心疼地想,如果没有当初的那场矿难,或许凉生能跟自己的父母一起幸福地生活,不用这样从小就受别人的白眼,过着如此凄苦的生活。姜生他们到家后不久,程天佑便打电话给北小武,找姜生表达感谢,而宁未央则在其后打电话告诉凉生,她到了县城,让凉生去接她到魏家坪。何满厚输光了钱,便上门找北国雄,威胁北国雄要再给他钱,北国雄不肯给钱,何满厚便跟北国雄闹了起来,差点就想动手打人了,让北国雄直叹自己找错了人。宁未央到了魏家坪,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完全不把姜生放在眼里,小九一眼就看出宁未央不喜欢姜生。小九看凉生在跟宁未央说话,便让姜生一起听一下,正好听到宁未央嫌弃凉生给她的牙刷,让姜生羡慕得不得了,姜生也想拥有那么好的牙刷。姜生羡慕宁未央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杯子里,也有一只新牙刷,让她特别的惊讶,正好凉生来找她,她便问凉生,是否牙刷是给她的。凉生因为宁未央是跟家里吵架出来的,他怕宁未央的家里人担心,一直劝说宁未央回家。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5集
姜生被碎玻璃划破了一点小伤口,而她偏偏又晕血,程天佑只好把姜生送去医院。凉生和宁未央一起买了吃的,凉生趁着与宁未央单独相处的机会,特意提醒宁未央不要浪费时间在他的身上。回到酒吧时,凉生只看到北小武,没有见到姜生,特别着急担心姜生出事。姜生观察之后,马上就借程天佑的手机,想打电话告诉凉生一声,可没想到北小武一直不接电话,让姜生不得不马上赶回去。凉生见到姜生回来,生气地指责姜生,外出不跟他说一声,姜生只能抱歉地跟凉生说对不起,然后告诉凉生,自己遇到了一点麻烦,被人给砸了,所以进医院做了检查,凉生这才不追问。北小武醒来,依旧对着小九的画,想着小九说的话,但他始终想不明白,为何小九知道,自己是珍惜她的那个人,为何还是这样说走就走。程天佑打电话把姜生约出来,让苏蔓亲自跟姜生道歉,苏蔓因为是程天佑要求的,只能很有礼貌地跟姜生道歉,可道完歉之后程天佑就让人送她回去,令苏蔓特别的生气。苏蔓因为程天佑的态度,生气地打电话给程天恩诉苦,程天恩却说明苏蔓这一低头,程天佑再也不会把苏蔓放在眼里。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6集
姜生把手机扔了,叫程天佑停车,程天佑没有办法只能转个弯就停下了车,没想到车子直接就抛锚了。姜生因为程天佑把她带到荒郊野外吹冷风,让她冷得直发抖,所以直骂程天佑是扫把星,让她回不了学校。这一夜,姜生跟程天佑坐着敞篷车,在大马路上看星星,因为天气寒冷,程天佑无奈只能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姜生保暖。宁未央在凉生面前说姜生的坏话,被凉生指责,正好姜生大晚上还没有回学校,她于是把自己手上有的姜生跟程天佑一起的照片,拿去给凉生看。凉生知道姜生有交往的对象,马上去宿舍找金陵问姜生的事情,而金陵也不知道姜生去了哪里,只能跟凉生坦白自己知道的。第二天一早,程天佑送姜生回学校,正好在校门口被凉生看到了,凉生因此生气地骂了姜生,然后指责自己没有看管好姜好。宁未央因为自己拿到证据,在凉生面前数落姜生,却得不到凉生的信任,特别郁闷地把事情告诉宁信。宁信知道宁未央调出了监控,怕被程天佑知道后会惹程天佑生气,因此怪责宁未央,宁未央听到宁信指责自己,怪责宁信只想到程天佑,却不顾受委屈的她,因此跟宁信闹脾气。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7集
姜生急需包一百束花,完不成订单,同学又都放假回家了,所以找程天佑帮忙包花。姜生送给程天佑一个包花用的毛线球,说会答谢他。之后程天佑要姜生去打扫屋子作为报答。 姜生帮程天佑打扫屋子,两人一起吃冰淇淋。姜生回到宿舍,金陵暗指姜生喜欢上了程天佑。姜生花店打工发了薪水,老板告诉她有人来找,还买了罐永生花,姜生猜测是程天佑。 天恩去公司找程天佑,发现程天佑桌上的永生花,确定哥哥对姜生产生了感情,想知道在程天佑心里,自己和姜生谁更重要。兄弟俩一起去吃饭,天恩说起自己如何与女朋友相识,程天佑看到天恩开心的样子很欣慰。程天佑回到育华大学找校领导,谈起与学校合作建暖冬慈善基金的事,老师很赞赏。 假期结束,未央向宁信哭诉凉生冷落自己,宁信让未央去向姜生道歉。未央来找姜生示好道歉,却被姜生冷落回应。凉生和北小武回来,凉生给姜生带了柿子,兄妹两冰释前嫌。 时风被国外公司控告专利侵权,宁信着急,程天佑表示会出国处理。程天佑在去往育华演讲的路上,想起了和姜生相遇相识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心中泛起一阵涟漪。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8集
程天恩去找姜生,刁难说姜生是属于他的。姜生将此事告诉金陵,金陵的反应有些异常。钱至向程天佑汇报,何满厚绳之以法,但是北国雄潜逃国外了,警方还在追查他的下落。北小武妈妈病危,姜生,凉生陪北小武一起回去。北妈临终前告诉北小武当年是北国雄找姜凉之来采访的,试图曝光杨老板偷工减料的行为,何满厚还怂恿姜凉之下矿,结果不料发生意外,导致姜凉之重伤。为此北家人一直觉得愧对姜家,北妈临终之际嘱咐北小武照顾好兄妹二人。 圣诞节到了,亲人都不在身边,程天恩觉得愈发孤独。另一边,因为北妈的去世,众人兴致也不高,凉生对姜生说起了一个关于雪的传说,哄姜生开心。 姜生想起小九说过,圣诞节吃苹果,万般期待的人就会平平安安出现,她拿出苹果分享给大家。街角,北小武吃着苹果,思念小九,一抬头,小九真的出现了。 下雪的街头归来的小九与小武深情相拥。另一边,程天佑特地从国外回来,陪天恩过圣诞节,天恩很开心有哥哥的陪伴。 小九回来后,姜生,凉生和北小武给她接风,一起吃饭。北小武热切准备和小九的约会,姜生打趣北小武。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9集
春节假期到了,北小武留下来照顾小九。姜生和凉生回家过年。程天佑也从国外赶回程家过年,恰逢周慕前来拜访谈合作,被程方正拒之门外。 除夕夜的魏家坪,凉生,姜生和姜母包饺子,一家四口和乐融融吃团圆饭,姜生和姜父之间始终有隔阂。 程天佑向姜生发短信拜年,程天恩借机向哥哥透露女朋友变心的事情,程天佑安慰天恩要有信心。 除夕夜里,凉生和姜生上屋顶守岁,希望父母能够健康长寿。片片白雪落在两人的头发上,他们互相约定,以后一家人永远都不要分离。北小武给小九和小九妈送去饺子,小九留他一起吃饭,北小武借口有事离开,他还是没办法毫无芥蒂地面对小九妈。 程天佑向爷爷透露姑姑可能生过一个孩子,程方正震惊。程方正叮嘱钱伯,一定要全力配合程天佑找到程卿的孩子。 小九去看北小武,跟他吐露心声,不知如何弥补小九妈对北小武和北妈造成的伤害,未来的生活还是希望能和北小武一起面对。北小武理解小九的难处,表示都过去了,只要两人能好好的。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10集
北小武和小九一起收拾东西的时候,北小武想到以后的约会,都必须带上九妈有点情绪,跟小九埋怨几句,让小九给他一点时间适应。小九告诉北小武,九妈的情况时好时坏,身边离不了人,让北小武接受现状。提到九妈,小九突然想起没有买药,让北小武看着九妈,她先出去买药。在小九出去后,九妈问起了北小武的名字,因为听到北小武的名字而想到了北国雄,因此直跟北小武说对不起。九妈说了对不起之后,又喊着他是被冤枉的话语,让北小武特别的好奇,于是想要跟九妈问清楚,结果让九妈受了刺激。小九看到九妈受刺激,觉得北小武不愿意帮她照顾九妈,生气地把北小武给赶走了。宁未央去派出所接宁信,得知违禁品的事情,是程天恩想要捉弄姜生而搞的恶作剧,程天恩也跟警察说明了情况,所以宁信被释放了。宁未央接了宁信之后,就去医院看姜生,让凉生给她一个机会,单独跟姜生谈了一下。宁未央说明,她是因为爱凉生而吃姜生的醋,不想凉生和姜生关系这么好,才对姜生有敌意,但现在她知道错了,求姜生原谅她。姜生看宁未央道歉如此诚恳,便要求凉生,原谅了宁未央。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11集
程天恩带程天佑到育华,程天佑开心地觉得,他们兄弟和育华都非常的有缘,正好这时程天佑就看到楼下的姜生,于是过去跟姜生打招呼。程天佑刚叫了姜生,程天恩就告诉程天佑,姜生就是他的女朋友。程天佑和姜生听到程天恩的话都非常的惊讶,程天佑更觉得程天恩是在胡闹,程天恩于是开始耍无赖起来。程天恩大声发脾气骂人,指责所有人都因为他的腿,不相信他说的话,还说明姜生手上有他留下的印记,就是他的女朋友。程天恩的话,让程天佑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好先劝说程天恩,姜生于是问程天佑,是否真相信程天恩所说的话。程天恩也逼问程天佑,究竟是相信他还是相信姜生,程天佑只能对姜生说对不起,伤了姜生的心。姜生伤心离开,凉生便去安慰姜生,问姜生与程天佑兄弟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姜生告诉凉生,她认识程天佑,对程天恩并不熟。凉生向姜生保证,只要姜生过得好,找一个对姜生好的男人,他就会代替爸爸送姜生走红地毯。姜生听到凉生的话,更加思念父母,想念他们在魏家坪一起吃团圆饭,一起在屋顶守岁。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12集
姜生在家里照顾凉生,跟凉生说了身世的事情,凉生告诉姜生,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叫程卿,有一个爷爷程方正,生在一个大家族中。姜生听到凉生的话,很奇怪凉生知道此事,却没有告诉她。程天佑得知姜生把凉生接出了院,马上就去找姜生,想让程家来负责凉生的医药费,因为凉生不能中止治疗,后续还需要一大笔的医疗费,姜生根本承担不起。姜生怪责程天佑,没有管好程天恩,说好不让程天恩再来找麻烦,却还是让凉生受了伤,所以她不想再跟程家的人有牵连。程天佑说的医药费宠大的事情,姜生信誓旦旦跟程天佑保证,说明她无论吃什么苦都不会放弃凉生,愿意为凉生做任何事,所以她也一定会想办法赚钱给凉生治病,让程天佑不要过问。姜生为了筹医药费,只能到处打工赚钱,让她累得连上课都在睡觉,金陵看了特别心疼姜生。宁未央去看凉生的时候,把姜生在外打了很多份工,连学习都耽误的事情告诉凉生,凉生知道后马上去质问姜生,想让姜生好好学习,医药费等他好了去做家教赚回来。姜生跟凉生保证,自己会处理好打工和学习的事情,也会好好学习,让凉生不要再担心她。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13集
童年贫瘠的时光,姜生和凉生相依相偎,尽管是没有血缘的兄妹,仍对彼此不离不弃,物质虽然匮乏,精神却无比充实。他们双双考入理想大学后一场车祸,凉生失踪,由此揭开了凉生的身世之谜。姜生苦心寻找凉生,程天佑陪伴左右,深深爱上了这个平凡而不平常的女孩。凉生回归,成为了程天佑的表弟,错综复杂的家族关系,让三人的生活再也无法平静。噩耗降临,凉生得了骨髓血癌,姜生为挽救凉生的生命,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割舍对程天佑的爱,回到凉生身边。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14集
程天佑与姜生重逢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15集
凉生因为自己恢复了一点片断记忆,特意去医院找医生检查,结果得知自己出现的症状并不是好的预兆,只表明他的血块很不稳定,即使恢复了记忆也有可能再失去记忆。程天佑去等姜生下课,直接把姜生带去养老院看刘杏,刘杏很多年都没有再见姜生,有很多话要说于是把程天佑支开,跟姜花聊了许久。刘杏把程天佑的事情告诉姜生,让姜生多关心程天佑,她很希望姜生可以跟程天佑在一起。程天佑在送姜生离开的时候,跟姜生问起了她这几年的生活,想知道姜生去哪读大学,为何要开一个属于自己的花店。姜生告诉程天佑,她是因为魏家坪有一片花田,从小就跟凉生梦想着,要开一个属于他们的花店。程天佑觉得姜生如此思念凉生,应该去巴黎看一下凉生,所以他在劝姜生去巴黎的同时,给姜生订了一张机票。凉生从上海回来后,就一直为自己脑海中的片断记忆忧心,他的脑海里想起越来越多小时候的姜生的影子,让他很想找回自己的过去。魏阿姨因为凉生准备走了,把藏在心里多年的话告诉凉生,说明她当年当护士的时候,照顾过因事故重伤进医院的程卿,而程卿生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凉生。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16集
姜生想出门去找凉生的时候,程天佑正好到家里找姜生,他是特意来告诉姜生,所有的医院都没有凉生的住院消息,证明凉生现在没事,让姜生放心。程天佑给姜生说了好消息之后,陪想出去走走的姜生,再出去走了一下散散心。姜生上网找店面,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店面,租下了房子,开始筹备开自己的花店。姜生找到店面之后,便把好消息告诉程天佑,并在金陵的帮助下,把自己的花店弄好了。姜生边筹备开花店,边试着寻找凉生,可还是没有见到凉生,也没有见到凉生的那辆车,她只能把自己见到凉生当作是自己的幻觉。开业第一天,程天佑到花店,当姜生店里的第一位顾客,并送了一封红包给姜生。姜生拿到了红包,就想让程天佑去上班,程天佑于是让姜生先打开来看一下,姜生这才知道,那是两张电影票。姜生的花店开起来了,群发花店的消息,让朋友们帮忙转发,程天佑于是怪责姜生没有诚意。随后,程天佑以顾客的身份,跟姜生订了一束花,送给自己珍惜的女朋友,姜生便给程天佑建议订一束像征偶遇的幸福的花。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17集
一晃几年过去了,程天佑依旧没有任何姜生的消息,又到了姜生的生日,程天佑给姜生留言,想知道姜生现在在哪里,是否因为时差的原因,提前过了生日。姜生没有收到程天佑的信息,却时不时地与程天佑擦肩而过,只是双方都没有见到面。这一天,姜生去上班的时候,掉下了一球红毛线,而毛线正好滑到了程天佑的身边,牵引他们再相遇。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第18集
凉生病好回国,在画郎参观之时,他觉得那里有特别熟悉的感觉,特别好奇画廊的作品。凉生在参观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副魏家坪的摄影,让他觉得特别的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夜里,凉生做梦,隐约想起了小时候在魏家坪生活的样子,让他渐渐地想起以前的事情。
评论加载中...